句子

好紧好爽再浪一点_清晨灼热还在身体里|最强小医圣

作者:admin 2020-01-08 11:05 我要评论

我想到了按摩这个幌子,可是桂枝嫂子未必想到啊!现在是她在被“审问”。 “桂枝,你觉得简儿咋样?” 田涛哥示意桂枝嫂子坐下说话,还给她倒了杯酒。 “他个傻...

我想到了按摩这个幌子,可是桂枝嫂子未必想到啊!现在是她在被“审问”。

“桂枝,你觉得简儿咋样?”

田涛哥示意桂枝嫂子坐下说话,还给她倒了杯酒。

“他个傻子……你啥意思?”桂枝嫂子满脸慌乱的表情,低着头试探反问了一句。

“要不……你跟他借个种?”

田涛哥又闷了杯酒,吭哧吭哧憋出一句,脸红脖子粗。

“瞎说一分极速3d……”桂枝嫂子也是骚得满脸通红。

“哎,这不是没办法的办法?”田涛哥叹了口气,把烟蒂用力踩灭,盯着桂枝嫂子望了半晌,苦笑说:“便宜了他也总比便宜别人要好些吧?”

桂枝嫂子刚要开口说话,他摆摆手又接着说道:“桂枝,这不是跟你商量嘛,先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“怀不上娃,咱俩在村里都没脸见人,爹妈也…….不会死心,这事我考虑了好几天,嗯,要是跟别人借种,后面指不定会有烂扯事,一不小心说漏嘴可就完了,再说等孩子大了…….人家要是捅破这事,哎,咋办?”

“简儿是个傻子,不会乱说,等明个你喊他来吃饭,喝点酒,等他醉了你再……”

我听到这番话,顿时就傻眼了,小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。

田涛哥想让桂枝嫂子跟我借种?这不是说……我可以名正言顺地跟她弄那事儿?而且还可以让她给我生娃?

傻子要当爹了?

我理解田涛哥的苦衷,因为跟别人借种确实“风险”更大:那借种的男人说不准会酒后炫耀一番而说漏嘴,孩子长得给谁谁谁很像也会惹得街坊嚼舌根,而且,最糟糕的是等孩子大了之后这事被捅破。

拉扯孩子十年也抵不过亲爹当时那一哆嗦,没办法,血缘关系就是这样,孩子以后如果跟亲爹相认或者走动,田涛哥也只能干瞪眼。

而且还有一点田涛哥没说出来,他是怕桂枝嫂子因为借种尝到了那事儿的甜头,搞得一番而不可收拾,她如果后面跟借种的男人继续勾搭咋办?

没辙!田涛哥只能有苦难言,他没办法挑破这事,挑破只是让自己遭受街坊的嘲笑—种都借了,再继续耕种貌似也合情合理吧?反正都是绿了。

“简儿……是傻子啊,别瞎想……”桂枝嫂子支吾道。

田涛哥抿了口酒,咬着嘴唇沉声说道:“没事,简儿小时候不傻,聪明着呢,下的种不能够是傻子,再说了,生个傻子也没啥大不了,掐死完事,回头再想办法,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

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。

如果我的种生出个傻子,就掐死?!这么狠心?看来田涛哥也不是个善茬。

不过转眼一想,我也就明白了。

田涛哥最要紧的是想证明他两口子能生,至于孩子是不是健康那是后话,如果孩子健健康康的男孩那自然是最好不过,要是不幸生了个傻子,呵,想办法让他“夭折”就是了,反正不是自己的骨血,弄死也没多大心理负担;如果生的是女孩也没关系,养活大了还能换财力呢,傻闺女也不愁嫁人。

文学

“可是……这事……”桂枝嫂子纠结地说着。

田涛哥猛地把酒杯磕到桌上,皱眉沉声说:“就这么着吧,明儿晚上你喊他来吃饭,把这事办了,嗯,我帮着你弄,先套弄他个差不多,最后哆嗦进去就行了,不用放进去……”

桂枝嫂子正要开口推脱,我不小心踩翻了块石头。

“谁TMD听墙根?!”

田涛哥一听到动静,霍的一下从马扎跳了起来,两眼喷火!

他能不恼火?借种这事要是被人听了去,那可直接完犊子了。

“喵……喵呜……”

我吓了个半死,电光石火间把脑袋缩到窗沿下面,急中生智来了几声猫叫。

“野猫?滚!”

田涛哥将信将疑楞了一下,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。

“咣!”

酒瓶粉碎。

“喵…….”

我急忙边学猫叫边逃窜,还TMD故意把脚步声佯装成猫……

“好险啊!”

我一口气跑回家,一屁股坐到炕沿上。

这事咋办?

我拍打着脑袋,反复盘算着该怎样应付这事。

说实话,我对借种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,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还让她大肚子,多好的事啊!

可是回头一想,我又觉得不踏实。

田涛哥分明是很在意别人耕种桂枝嫂子那片地,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边上“督战”的法子来,而且听他那话的意思,他就压根没想真让我跟她鼓捣那事儿,呵,他是想让我“隔空”播种。

而且,不管咋鼓捣,真要是下了种、生了娃,田涛哥会怎样对待孩子呢?会好好养活孩子么?会不会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?

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处?他一辈子喊我叔?他一辈子跟姓田?

还有,我跟桂枝嫂子以后会是怎样的关系呢?

要么她为了避嫌而对我疏远,要么就是藕断丝连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我跟她是不可能再这样相处了。

越想越乱,越想越烦躁。

本想“一醉解千愁”,于是我就着凉馒头喝了半瓶酒,然而一夜辗转反侧,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诱人的身子,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种……

傍天明的时候我才睡着,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。

“简儿,还没起来?你昨个不是说缺一味药么?走,上山挖去。”

我正洗着脸,冬梅姐走了进来。

“姐,还痛么?再给揉揉……”我咧嘴傻笑问道。

冬梅姐不由得红起脸,嗔怪地瞪了我一眼:“揉上瘾了?又想害得我……”

她定是想说“尿炕”那事,瞧那骚成猴子屁股的窘状,嘿嘿。

“爷爷说治病得坚持呢,可不能治一回就停了,不管用呢,爷爷说得巩固……”

我一本正经说着,凑过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。

“简儿啊,这病好治,可是…….哎,待会再跟你说吧。”冬梅姐拨开我的手,苦涩地笑了笑。

“姐,还哪里痛呢?胸口痛么?我给揉揉……”

我只捞着摸了一把,那肯死心?又忍不住伸手过去,嘿嘿,这一次我直接袭向她前面。

冬梅姐也没躲闪,任由我把手伸进领口,还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。

“简儿啊,姐心里……难受,你要是不傻该多好啊!”

她苦笑说着,眼里泛起了湿润。

“不害臊,又哭咧。”我傻笑道,用力捏搓那柔软。

“走吧,待会……都给你。”

冬梅姐把我推开,到南屋拿出药娄。

“冬梅姐这是……”我心里一阵窃喜。

其实,压根就不缺药材,可既然冬梅姐一再“怂恿”我跟她上山,那就去呗!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搅合黄了吧?大白天的也不能关门闭户“治疗”呀!

“呀,冬梅这是跟傻简儿上山挖药去?家里谁不舒服?”

路上,时不时有街坊问几句,不过也不会怀疑一分极速3d,因为原先他们找我爷爷看病的时候也会遇到少药的情况,爷爷都是打发我跟他们上山挖去—他们多挖点可以抵别的药费,所以都很乐意。

天热得要命,这才爬都半山腰,冬梅姐就已经累得香汗淋漓,汗衫被湿透了,隐隐约约透出里面的景致,凹凸得让我口干舌燥厉害。

“简儿,喘口气,那边凉快一会。”

冬梅姐拉着我朝那边树荫走去,恰好旁边就是片水潭,便找了个阴凉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。

“热咧,脱了,凉快呢!”

我三把两把将汗衫脱了,而后一抬腿把短裤给蹬掉,就那么摇头晃脑赤果在她面前。

“简儿……不害臊!”冬梅姐红着脸瞪了我一眼。

她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那昂扬的旗杆,胸脯微微起伏,似乎还咽了几口唾沫。

“姐,凉快呢,脱,洗澡…….”

我傻笑着,弯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。

她是坐着,我这一弯腰不要紧,那活儿距离她的脸颊…….也就两个拳头的距离。

“一股骚味,呸!”

冬梅姐轻轻拍了它一下,惹得一阵活蹦乱跳晃悠。

“痛……姐你坏,给我把牛子拍肿了。”我哭丧着脸说道。

冬梅姐被逗乐了,抿嘴摇头笑了笑,说:“真傻,肿了才能用呢。”

“不懂……”我装作茫然的摇摇头,用渴切的眼神望着她。

我心想:就是不懂嘛,要不你给我讲解讲解怎么用法?嘿嘿。

“简儿,姐要嫁人了。”

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脸,眼圈又泛起湿润,用力咬着嘴角。

“嫁人好,要生娃娃咧,有娃娃就有奶呢。”我傻笑道。

冬梅姐苦涩地摇摇头:“他……那里……有病。”

一听到这话,我忍不住楞了,心想:“这是啥节奏?冬梅姐男人也那里不顶用?这不是说……以后也得借种?”

不对啊,冬梅姐分明还是完璧呀!她不可能试过那事儿啊!她怎么知道那谁不顶用?喔,听别人八卦的?

“啥病啊?没事,过些天爷爷就回来了,能治呢。”我试探来了一句。

“他……”冬梅姐咬着嘴唇停顿了半晌,而后苦笑说:“就是……那地方烂了,脏病,听说他每次跑长途都去那种地方,不干净……”

“擦!”我心里顿时暗骂起来。

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长途的,就邻村那杨国栋,家里情况不错,这些年买了辆箱货跑运输赚了不少钱,所以都说冬梅姐有福气,找了个好男人,这辈子吃穿不愁了。

跑长途的司机去那种地方发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,不用说这杨国栋定是常在河边走所以湿了鞋,一不小心中奖了,而且估计那病挺难缠。

“咋同房?要是……”

一想到这茬,我不由得焦急起来。

冬梅姐嫁过去肯定要跟杨国栋办那事儿啊,头一次就带T?再说了,即便带T也未必保险啊!万一还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脏病,那她可就毁了!

搞不好杨国栋还会倒打一耙,反过头来说她婚前不守妇道……

可我没法把这些担心的话说出来,也不知道该说些一分极速3d,而居然脑子抽风来了一句:“洗洗就不脏了。”

“洗洗……”冬梅姐苦涩地抽搐了几下嘴角,无奈地摇头。

是,对我这个“傻子”来说,再脏的东西洗洗也就干净了,可那东西……

“简儿,你不知道,他……还有有些事,哎,我说不出口,也没法跟你说。”冬梅姐叹息说道。

“奥。”

我装作茫然地应了一句,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该怎么帮她应对这事。

“麻痹,这瘪犊子……”我心里反复唾沫着。

杨国栋平时在外出车,一个月也回来不几天,所以我对他并不怎么熟悉,也没听说过他那些烂事,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细打听过、知道了他的老底。

“不对啊,她家婶子、叔能同意?不知道?”我又猛然觉得不对劲。

即便急着用那彩礼钱,冬梅姐她爹妈总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?难道是冬梅姐是自个托人打听的?那人的身份还得保密不成?

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,都是命,还能怎样?”冬梅姐抹了把眼泪。

“姐,我不傻!”

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我顾不得许多,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看着冬梅姐往火坑里跳!我不是傻子,我要娶你!

冬梅姐楞了一下,摇头笑笑说:“你啊,真……”

她没把话说完,但意思很明确—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经地说自己不傻。

“我就是不傻嘛,我……”

我想证明自己不傻,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脑子卡壳了,语无伦次。

“行行行,姐知道你不傻,行了吧?”冬梅姐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,叹了口气,而后解起衣扣,抿嘴一笑说:“便宜了你个傻子吧,给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,呵,他知道我是个敞口货肯定气坏了眼,离婚才好呢……”

她解开衣扣,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儿的挂钩拨开,而后将往上一提拉,瞬间释放出来。

我望着那起伏的柔软,一阵眼晕,甚至感到大脑一片空白。

很乱,很烦躁,又很茫然。

我又想说“我不是傻子”,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是的,我现在还不能说。

我想起爷爷的嘱托,他让我再装一个月的傻子,现在算起来还有二十八天,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听话会是怎样的后–爷爷说很多人都会因此没命,不仅是我。

文学

“还来得及……”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。

冬梅姐出嫁还要一个多月的时间,应该来还来得及,只要杨国栋这瘪犊子不提前强行要了她的身子就来得及。

“傻了?来,给姐揉揉,姐胸口痛……”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“奥,大馒头……还大咧,呃……不得劲呢,得躺下……”

我傻笑比划着,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。

嘿嘿,那样我不就可以找机会……

然后……揉出了感觉,再就地法办、生米熟饭?

我现在想的就是要立马要了她的身子!决不能让杨国栋那瘪犊子抢了先。

而且,听冬梅姐刚才那话的意思,她本来就想给了我吧?这样的话我半推半就从了就行吧,对,继续装傻听她指挥就行了,淡定,没必要猴急。

“简儿,你坐下啊,想硌死我?”冬梅姐努嘴说道。

“喔,好着呢。”

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,情急之下也没扯过衣服垫着,就那么屁股蛋怼到青石板上。

“滋……”

青石板十分沁凉,我忍不住哼唧一声。

“咋了?硌屁股?”冬梅姐关切问道。

“凉快着呢,舒坦咧,这里也好受些了。”我咧嘴傻笑,指了指那里。

“傻,还有比这更舒坦的呢。”

冬梅姐挑了下媚眼,坐下身来,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。

我小心脏瞬间突突乱跳起来,热血翻涌。

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,暖暖的,很撩拨,酥酥麻麻,就像风助火势似的,红得吓人。

她闭着眼睛,脸色一片潮红,嘴角勾着,像是在笑,脸颊只要稍微一侧就能挨上……

我望着她那微启的朱唇,憧憬着接触的亲密,幻想着她事后的大花脸。

“揉揉……”

我咽了口唾沫,哆嗦伸出手。

当指尖碰触的那一刹那,我明显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,好软,好弹……

她花枝乱颤着柔软,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将其吐下。

“两个手啊,笨……”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声。

“对着呢!”

我傻笑回应,急忙分别用两手去忙活。

“这……”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。

因为我刚才指尖分明感觉到一丝微妙的变化,那分明是果实成熟的过程。

“嗯……呃……”

冬梅姐轻哼起来,身子微微起伏,配合着我的按摩动作。

她猛然睁开了眼,盯着我那里,轻声笑道:“怪吓人呢,想想就痛……”

嗨,她这是开始酝酿那事儿了?来感觉了?

“姐,哪还痛呢?肚子痛么?揉揉……”

我装作茫然地问着,一只手试探着往下按摩,摸向她的小腹。

“嗯,肚子又有点疼。”

冬梅姐应了一声,又闭上眼睛。

我佯装一本正经地按摩,心里却猴急地要死,我很想知道她那儿是不是有了反应。

“不得劲……”

我两指交错拨了一下,将她裤子纽扣揭开。

“穴位,爷爷说得找准穴位呢。”

不等她反应过来,我一把就将手伸进了她那小内内—今天居然换了件粉红色的。

“啊……”

冬梅姐不自觉地扭晃了一下身子。

“呸!”

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,顿时“气急败坏”地睁开眼骂了我一句,还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几下。

“又肿了,难受,淑琴婶子说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肿呢,姐,咋办啊?给我尿点行么……”

我憋住火气,哭丧着脸说道。

冬梅姐噗嗤笑了,瞪了我一眼说:“傻呀?淑琴婶子那是骗你呢!”

她话已出口,猛然又急忙改口:“不是,婶子没骗你,女人的尿是能消肿呢,可是……姐现在没憋着尿咋办?要不你忍一会?”

“忍不了,难受,姐你骗我,我试着你尿了,瞧,你尿了呢!”

我可怜巴巴嚷嚷着,猛然摸了一把她那神秘,而后把手指给她看。

“哼,这下看你咋说!还得抵赖?嘿嘿,让我先沾点‘尿’消消肿,然后冷不丁……”我心里一阵窃喜。

“不急,再等会,姐还能不帮你?”

冬梅姐哆嗦着,挪动臀部调整了一下姿势,两腿分得更开了,显然是为了方便我动作。

“姐,不许骗我,爷爷说骗人不好。”

“不骗你,哎,轻点……对,用指头肚揉……”

我耐着性子继续“按摩”,手指不停地变换指法,开啥玩笑?指法这事我可最在行了,为了练针灸、按摩,爷爷可没少逼着我练习手指的灵活性,而且我对力道的拿捏也是炉火纯青。

“啊……好弟弟,啊……受不了了,不是,别停……”

相关文章
  •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|男人胯间的硕大公

    被同学强行要第一次|男人胯间的硕大公

  • 男人很大做起来一分极速3d感觉|宝贝塞紧不许

    男人很大做起来一分极速3d感觉|宝贝塞紧不许

  •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|穿套裙的

    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|穿套裙的

  •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|噗嗤噗嗤太深了啊

   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|噗嗤噗嗤太深了啊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|象拔蚌可以塞

    校长天天操漂亮校花舒服|象拔蚌可以塞

  •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

    道具监禁play_他在我腿间疯狂律动

  •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

    老师真好吃_紫黑色粗大h

  •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

    小妖精好紧再浪一点_口技教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