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少爷快点嘛人家要嘛|爽到哭是一种一分极速3d感觉

作者:admin 2019-11-08 11:14 我要评论

晓峰擦去嘴里的血点点头和三婶往家走。 到家随便收拾几件衣服,打好包裹出门,向三婶躬身行了三个礼。 他愤怒点燃茅屋,一阵大火将茅屋烧成灰烬。 来到榕树下刻...

晓峰擦去嘴里的血点点头和三婶往家走。

到家随便收拾几件衣服,打好包裹出门,向三婶躬身行了三个礼。

他愤怒点燃茅屋,一阵大火将茅屋烧成灰烬。

文学

来到榕树下刻了几个大字,“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然后昂首挺胸的向山上走去。

山中百鸟争鸣,热闹非凡,冯晓峰无心看景色。他的心情低至峡谷。

翻过几座山,转过几道梁,眼前豁然开朗,他稳步下山,来到开阔处。

一时口渴来到小溪旁。一只小白兔从脚下跑过去。

这可是充饥的美味,冯晓峰向它追过去,小白兔钻进蔓藤。

他分开两边蔓藤,仔细观看,哪里还有小白兔的影子。

只见一道洞门半掩半开的呈现眼前。

他用力推开石门,仔细观看洞内,一股霉味扑面而来。

晓峰快速后退,从腰上拿出柴刀将门两边蔓藤一一清除。

大门上隐约出现雕刻的十几个大字。

“悟理能通天下事,平心可渡世间人。横批是;水滴石穿。”

晓峰一时不解其意,只能慢慢的去体会。

看左右青山依靠,一股清泉从右面流向山下,前面平坦宽阔,山脚下一马平川都是田地,远处鸡鸣犬吠,村村相连,好一个风水宝地,是个居住的好地方。

“哈哈,天不灭我!”他喜不自胜,决定在此地立足。

休息一会,他站起来向大门走去。

进得洞内面,只见是一个大厅,可以排坐百人。

神台上有一石像,是一位白胡子老道,面目彬彬如生。

晓峰倒地拜道:“仙尊在上,受弟子一拜,弟子要在此立足,维持香火,日后有发达之日定当重修道观,再塑金身”。

拜了三拜后退下来。

他观看俩边,洞洞相连,进门左面是厨房,锅盆瓢碗应有尽有。

晓峰走向右边,一间小卧室里面一张大石床,再过去俩排石床有三十多床位。

他满心欢喜。

大自然可真是鬼斧神工。

退回大厅,准备收拾一番,他忍着身上的伤痛爬上神台,毕恭毕敬跪在神像前,慢慢的清理,扫到后面在灰尘中发现一本古书,吹掉灰尘。

《奇病怪疾》四个字历历在目,他暗暗惊喜将古书纳入怀中,打算忙完后再看。

他忙来忙去,进进出出的满身是汗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夕阳西下,他忙不迭从厨房抱了杂草铺在石床上,又到外面砍回小松树,砍成几段,准备晚上照明用。

随着天色慢慢变黑,洞内却明亮起来,只见顶部五彩石发出耀眼光芒,两边小洞也是如此,他惊奇的张开嘴四下观看。

这天然神洞不知经历多少个朝代,经历多少风雨隐蔽在此悬崖之下。

夜晚,饥饿感到来,一天水米未进,是神仙也受不了。

晓峰来到厨房拿个碗,来到溪水边一口气喝了两碗。

他呼了口气,回到洞里将两边小门关好,正准备关大门,一股异香扑鼻,便忍不住顺着香气找去。

外面一片朦胧,找了半天看见洞门大约两丈高处有光闪烁,他放下碗,吸了口气,抓住蔓藤奋力向上爬去。

从小上山砍柴练就的好身手派上了用场。

两丈之高不在话下,不多时就到亮处。悬崖边上,他在一棵果树边停下。

香气原来是在这里发出。

树上野果大部分没有成熟,树梢上有三个发出金色光芒的果子晶莹剔透,让他口水直流。

果树不算太高,晓峰小心翼翼爬上树,伸手将三个只有鸡蛋般大的摘在怀中,慢慢的爬下来,没有熟的留下慢慢享用。

他下到洞门顶部突出处时,脚下都是树上落下的半干果子,准备明天来收。

回来时将洞门关好,到卧室把怀里的果子拿出来尝了一口,顿时满口生津,精神为之一振,三下五除二便将野果吃完,随后拍拍肚子,拿出古书看了起来。

‘此洞名曰‘老君洞’,入洞者必须诚心,刚正不阿,有志者必成大器。’

‘奇病怪疾世间多,神医妙手无奈何,有人悟透其中里,药到病除颂高歌。’

“树上神果七日一枚,有缘者食后,阳光满身,中气十足,升如飞鸟在天,下时落地无声,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,吃苦耐劳,方可成就。”

晓峰仔细思量,刚才一口气吃了三个,会不会有副作用?

不多时,他感觉浑身燥热,口干舌燥,打开门跑到小溪喝水。

反正四周无人,他热的一分极速3d也不顾,将身上衣服脱光,仰躺在溪水中,冰冷的溪水在他身上流淌。

晓峰感觉越来越热,肚子翻江倒海,他气喘如牛,两眼赤红,跳起来疯了般向旷野奔跑,感觉如风一样在飞奔,速度越来越快。

忽然跑到悬崖边,两掌奋力向岩石乱拍。

他有劲无处发泄,两足一点,一下子冲天而起向悬崖上飞去。

眼看到了崖顶他收势不及,从崖上向下坠落,他手脚乱舞想抓住东西,却落在一棵松树上,他暗自庆幸自己命大。

看看离地还有两三丈高,他顺着蔓藤慢慢的下来,拍拍胸口给自己压惊。

热气慢慢消失,晓峰感觉累了,擦掉身上汗水去溪边洗澡后,感觉浑身舒坦,穿好衣裳,关好大门,躺上石床上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早晨,鸟语鹤鸣,晓峰被叽喳声吵醒,感觉神清气爽,精神百倍。

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那颗果树,飞身而上来到果树前。

“难道是自己看错了?”

树上枝叶茂盛,哪里还有野果影子?他环顾四周却不见有。

真是奇怪了,他返回洞顶,昨晚看见的干果子都在,将干果一一捡起来飞身下地,将果子放在有阳光的石头上,晒干之后有妙用。

晓峰将野果取名“回阳果”,然后来到小溪旁洗了脸,回身走到卧室拿出卖鱼的二百块钱,关上山门,漫步向山下走去。

山脚下的路杂草丛生,晓峰挥起柴刀左右一阵乱砍,百米之外才可放开步行走,他收起柴刀,吹着口哨来到田野,稻田金浪滚滚,阵阵稻香扑面,又是一年好收成,马上到收割季节了。

晓峰漫步来到一个村庄,《陈家湾》三个金色大字立在牌楼上,宽阔的广场里有一个圆池塘,塘边栽满风景树,一群孩子在树下打打闹闹,很多女人在池塘边上洗衣服。他从池塘上走过。

“哇,好一个俊俏的小伙之。”女人闻声都回头观看。

另一女人笑道,“既然你看中了就把女儿嫁给他呗。”

“去你的,我女儿还没成人呢!”

两个女人互开玩笑,晓峰当没有听见,微笑着离开。

几个老人在大门前聊天,晓峰上前拱手问:“老爹您好,请问买东西的商店在哪里?”

白胡子老人目光如炬,见他仙风道骨,气宇轩昂:“小伙子从哪里来,要买一分极速3d东西?”

“哈哈,我在老君洞居住,下山买些香纸。”晓峰回声。

“老君洞?那地方是禁地。”胡子老爹惊道。“听我爷爷说过,很久以前此山住过神仙,山上有些古怪,几代人都不敢上去。原来小师傅住在老君山,失敬失敬。商店大门前左边那家就是。”

“谢谢老爹,等我安顿好了,请大家上山喝茶。”

老人都起身说,“一定去,一定去。”

晓峰思量,陈家湾是个大庄子,应该住有三千多人。

他在一家楼房前停下,见里面有很多商品,迈步向里面走去。

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在看电视,见有人进来便起来打招呼,晓峰看姑娘长发披肩,明亮的大凤眼上下把晓峰全身看了一遍,直勾勾的看着他的面容,让他不好意思。

山村出美女果然如此。

“姑娘,我买些香纸爆竹,米面油盐。”

姑娘听叫声才回过神来,“叫我文静就行,别姑娘,姑娘的叫。”文静双目含情招呼。

“那有劳姑娘,不对,应该叫文静才是 。”

文静银铃般的笑起来,帮忙把东西拿到柜台上。

“哎,你叫一分极速3d名字?”文静问。

晓峰柔声的说:“冯晓峰,叫我晓峰就行。”

文静又问:“东西那么多你怎么拿?”

“背回去呗。”两人把东西装了两大袋。

“要不要我骑车送你回去。”

晓峰说:“那怎么好意思。”

文静微笑说:“有一分极速3d不好意思的,这么远你怎么走,等一下我送你。”

晓峰正要结帐,外面传来哭喊声,他放下手里东西,便忙往外面跁去。

两人来到哭喊处,树下围满了人,有哭声,叫声,七嘴八舌叫个不停。

文静问一女人:“这是怎么了,发生了一分极速3d事?”

“洋洋从树上落下来跌晕了。”女人留着眼泪回答。

文静分开众人,只见村里的医生在做人工呼吸,一分钟过了洋洋没有反应,医生摇摇头叹口气准备离开。

洋洋的妈妈哭声更大了。

晓峰来到面前,只见小孩子脸色青紫,嘴唇还有点血色,应该还有救,心中一想便决定出手。

“让我试试吧,我在山上学过几年医术。”

洋洋妈含着眼泪抬起头看着他,文静点点头说:“让他试试。”胡子老爹也给他壮胆。

医生和几个女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。晓峰有文静和胡子老爹壮胆,他动手了。

他左手分开四指按在洋洋头上,母指按住印堂穴,右手勾住颈筋从左到右,分别用力一掐,又在腋下和大腿内筋分别掐了几下。洋洋眼眉眨动了几下,晓峰有了把握,在肚脐下一寸处运指一掐,洋洋惊叫一声吐了口气坐了起来。

“厉害。”众人拍手叫好。

扑通一声,洋洋和妈妈跪在他面前说道:“谢谢小师傅,谢谢小师傅。”

晓峰慌忙扶起洋洋和妈妈。

胡子老爹拉着晓峰的手,吃惊道:“看不出来小师傅有好身手,走,到我家喝酒去。”

晓峰对老爹说:“谢谢老爹盛情,我今天有事,以后再说吧。”

转身和文静走回商店。

洋洋的妈妈也来了,不知说了多少句谢谢。

晓峰只好说:“大嫂,这是举手之劳,不用谢,你去忙吧!”

晓峰正要结账,被洋洋妈拦阻,她向文静要来一条烟,两瓶酒,让文静把他的帐一起算。

晓峰推迟,“大嫂,这样不好。”

文静凤眼瞪了他一下:“让你拿你就拿,这是桃花嫂子一片好意。”

一共六百三,桃花拿出一大把钱付了帐。晓峰真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桃花却说:“小师傅,明天我就去山上敬香,今天就不送你了。”

文静叫来胡子老爹:“爷爷,你看下商店,我送他上山。”老爹满口答应。

文静从院子推出摩托车,和晓峰一起将东西绑好,启动摩托车,吩咐他坐好,像风一样向西弛去。

后面传来老爹的声音:“静儿,骑慢点。”

摩托车载着一男一女在田野上奔驰,给大地增加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少男剑眉星目、面如冠玉。女孩樱桃小口、面若桃花。

在田里干活的人们抬头观看,“文静、这是到哪去?”一个大婶打招呼。

“送小师傅上山,他买的东西太多拿不动。”文静随声回答。

晓峰在后座上,双手抓住后面袋子,紧紧贴在文静后背上,身体尽量保持距离,可是车子没有空间。

文静长发飘散在晓峰脸上,一阵阵香气扑鼻。两人在车子上随车上下起伏。

晓峰从未和女人这么亲近,身体一下冲动,小弟弟不由自主昂起头,顶着文静后面。

文静身子一紧,车子方向跁偏,一个急速刹车。晓峰一下子抱住文静纤腰上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总裁拉开裤链坐了上去/宝贝我们在这里

    总裁拉开裤链坐了上去/宝贝我们在这里

  • 老师叫我别拨出来|啊人家想再快点嘛

    老师叫我别拨出来|啊人家想再快点嘛

  • 撞墙声床响声喘粗气,灌满 小腹撑像皮球

    撞墙声床响声喘粗气,灌满 小腹撑像皮球

  • 污到湿的文章公交车|暧昧的水声 叫出来

    污到湿的文章公交车|暧昧的水声 叫出来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首长闷哼一声顶了进去\我要吻遍你的全

    首长闷哼一声顶了进去\我要吻遍你的全

  • 【图】我是老公的尤物大小姐 老公为钱

    【图】我是老公的尤物大小姐 老公为钱

  • 极易引发婚外恋的异常状态

    极易引发婚外恋的异常状态

  • 用手机辨别男人是否已经婚外恋

    用手机辨别男人是否已经婚外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