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床上很污很羞耻的话,粉嫩小雪冒着白浆

作者:admin 2019-11-11 11:06 我要评论

“你看看我给你买的裙子,你要哪一件?” “还有一件是给谁买的?” 张玉初很机灵,也很警觉,立刻反问我,脸上好像起了一层薄霜! “玉梅婶子帮忙那么多天,我...

“你看看我给你买的裙子,你要哪一件?”

“还有一件是给谁买的?”

张玉初很机灵,也很警觉,立刻反问我,脸上好像起了一层薄霜!

文学

“玉梅婶子帮忙那么多天,我给钱,她不要,这不干脆也给她也买条裙子!”

说完这些,我突然间感到有些心虚,也有一瞬间的迷茫——我这仅仅只是报答吗?!

“哼!你小心点!要是被我发现······!”

张玉初说道这里脸色一红,那个年代古板,她意识到这不是大姑娘说的话,但她随即给了我一个大眼白!

我心里一喜,这说明玉初开始在意我了,但紧接着心里徒然一惊,心中告诫自己: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是该离柳玉梅远点了!

但我仍然强自辩道:“这没影的事,你想哪儿去了!”

“哼!你自己明白就好!”

玉初一边说着,一边翻腾着、拿着两件连衣裙比较着。

我讪讪的不在接话,而张玉初却比量着两件裙子,比划过来,比划过去,突然向我问道:“你说我穿那件好看!”

我一愣,我哪知道这两件哪个好看,我买这两件全靠店主的推荐,因此我模棱两可的说道:“我觉得你穿哪件都好看!”

“油嘴滑舌的!”

张玉初娇嗔的白了我一眼,脸上却溢出了笑容,然后她左挑挑,右捡捡,直到天色快黑了,她才拿起那件白的带腊梅花的裙子,说道:“我觉得这件好看,你以为呢?”

看她高兴地样子,我突然间灵机一动,说道:“你穿给我看看怎么样?”

“你,你想的美!”

张玉初雪白的脸上,突然出现一抹嫣红,随即她小声说道:“我上哪儿换衣服去呀?”

女为悦己者容,果然不错!

她虽然声音小的好似蚊蚋,但听在我的耳朵里,却像迎亲的鞭炮声,我往山坡一指,激动地的说道:“走!就在坡上边有个小山洞!”

我当时之所以激动,是因为在那个年代,男女间牵牵手,就意味着私定终身!而张玉初竟然愿意在我面前换衣服,这意味着一分极速3d,我就不用说了!

“转过脸去,你可别看啊!”,临进山洞前,张玉初嘱咐了句。

“你放心,我不看!”

我拍着胸脯保证着,心里却在想:“她以后会嫁给我,这早看也是看、晚看也是看,那就不如早看!”

听着张玉初悉悉索索的换衣声,我实在忍不住了,刚想回头,这时耳边却传来张玉初的惊喜声:“你看看!”

“呢吗,夏天衣服真是太少了,竟然换的这么快!”

我一边愤愤的想着,一边转过了头,一转头,我立刻惊呆了!

星光披洒之下,山风吹起,她就像一朵摇曳的白莲,超凡脱尘。简直就是一空谷佳人!

而此刻她欣喜中带着羞怯的模样,又让人想起一个词:明眸善睐!

我愣了,呆呆的望着她,眼睛根本不想动!

“呆子!”

直到张玉初羞怯的声音响起,我才回过神来,我讪讪的笑道:“我不呆,是你把我美呆了!”

“油嘴滑舌的!”

张玉初说着,在山岩上拍了拍······

傍晚的星光下,张玉初将头部靠在了我的肩上,她的眼睛却亮亮晶晶的,里面好像饱含着憧憬与希望!

天边有流星划过,张玉初推了推我的肩膀,说道:“我们一起许个愿吧!”

我说了声好,然后大声喊道:“这辈子我要成为我们村,不!我们镇上最富有的人,我要风风光光的娶玉初!”

喊完,我扭头一看,玉初正双掌合什,嘴里念念有词,一副小心虔诚的样子。

“你许的一分极速3d愿?”,我好奇的问了句。

“不对你说。”

玉初说着,脸却红了,但随即她“哎哟”了一声,说道:“天这么晚了,我妈一定急死了,都怨你!”

说着她使劲的跺了跺脚!

我知道这是在报怨我,惹得她忘了时间,因此,我不由得得意的笑了。

“你还笑,回家我怎么说呀!”

玉初一边下坡,一边发愁。

“你就说车链子坏了,又回镇上修好,才回来的!”

“嗯!这倒是个方法,那这裙子呢?”,玉初眼晴一亮,继续问道。

“你就说你自己买的!”

“嗯!好,你这人鬼点子挺多的,我要多留个心眼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回到家时,天己经很黑了,摩托车的轰鸣声,雪亮的灯光,立刻引起了村里人的骚动!

“这是一分极速3d东西?”

“这一分极速3d灯?真亮!”

听他们大惊小怪着,我心里甭提多得意了。

把摩托车放进院子后,我本来想把裙子给柳玉梅送去,谁知院外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!

我急忙把裙子藏进了屋里,刚藏好走出来,这时我大哥和铁柱他们也进来了!

“小叔,这是你刚买的!”

铁柱一边说着,一边跨了上去,神态既兴奋又好奇。

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才买的,将近四千块!”

我刚说完,我大哥本来乐呵呵的脸,立刻耷拉下来了。

“这么小,还这么贵!有一分极速3d用?买了它,屋怎么盖了!”

“屋明年再盖,要盖就盖最好的!”

我不理会大哥的唠叨,豪气万丈的挥了挥手。

大哥“哎”了一声,便回去了,其后我其余几个哥哥嫂子,侄儿侄女也来品头论足了一番!

待他们散后,时间己经晚了,这时张玉初在我心里己扎根,我倒不敢去敲柳玉梅的门了。

“等明天再说吧!”

我心里想着,自己下了点面,凑合吃了一顿。

夜半时分,估计是面下的有点生了,我感觉要拉稀,急忙穿了衣服去厕所。

刚拉完,我肚子轻松了些,突然间我听到一阵‘嘤嘤’的哭泣声。

声音是从柳玉梅家传来的,声音好像是柳玉梅的!

“难道是刘福财要吃回头草?”

我立刻警惕起来,三下二下,从树上翻过墙,到了柳玉梅的院子里。

柳玉梅房间里的灯亮着,将院子照的很亮,我注意到院子里有一辆大架的自行车。

“原来是郑宏友回来了,那柳玉梅哭一分极速3d?”

我觉的纳闷,这丈夫回来了,妻子应当高兴才是,她柳玉梅哭一分极速3d?

我越想越奇怪,而柳玉梅哽哽咽咽的哭声,也让我心里发堵,我禁不住走到了她的窗户边,蹲了下来。

这时就听到郑宏友压抑的咆哮声:“你是怎么搞的,这么长时间还没怀上?”

屋内一阵沉默,只听到哭声和郑宏友的‘呼哧、呼哧’的声音。

随后就听郑宏友狠厉的说道:“我不信,你这么漂亮,近在跟前,连一个毛头小子都勾不过来!”

我愣了,郑宏友好像再说我,好像在怂恿柳玉梅勾搭我!

天下间还有这样的丈夫吗!

一时间我不知是该为柳玉梅悲,还是为我自己喜!

我正想着,却听郑宏友继续说道:“为你我花了那么多钱,你就是我花钱买来的,我买你就是为了有个孩子,你他妈装一分极速3d贞洁烈女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暴戾!

我正为柳玉梅担心,只听“啪啪”两声脆响,随即就听柳玉梅“哎哟”了一声!

我的心里立刻产生一股桀暴的火焰,我握紧双拳,站了起来,就想去揍郑宏友一顿!

一起身,面前却是一幅既恶心又惊艳的画图!

郑宏友脑袋半秃,肥肠大肚的来回踱着步,松驰的皮肤因怒气而晃动着……

而柳玉梅面前只遮掩着一层蚊纱帐,白花花的一览无遗!

我手伸到窗棂,但我却愣住了。

我有一分极速3d资格去揍他,即使他打了柳玉梅,他毕竟是柳玉梅的丈夫,这深更半夜的我这算一分极速3d!

一时间,我感到窝火之极!

而就在这时,却见郑宏友突然‘扑通’一下子跪在了柳玉梅面前。

接着他竟然哭着喊道:“玉梅,玉梅,我求求你了,这没有后,我有一分极速3d奔头!”

说着,他又爬着到了柳玉梅跟前,两手抓住柳玉梅雪白的膝盖,继续哭道:“玉梅,你不为我着想,你也要为自己着想呀!这没有孩子,你老了靠谁活!”

郑宏友说到这里,我看到柳玉梅原来如死灰般暗淡的眼晴动了一下。

而郑宏友可能也看见了,他趁热打铁的说道:“玉梅!我原来就不行,我不该骗你!你不是喜欢小七这小子吗?你为啥不……”

“正因为喜欢他,我才不想祸害他,这种事要是传出去,他这辈子也难找媳妇了!”

听到这里,我恍然大悟,明白了为一分极速3d她白天要推我出去。同时也明白了为何柳玉梅一开始对我火热,到现在反而有些渐行渐远的原因了。

这个女人太理智,这个女人竟然理智的喜欢我!

望着眼前的这一幅,我窝心,我欢喜,我心痛,一时间百感交集!

“那就找其他的?”

听到郑宏友这话,我突然间感到他很贱,真的很贱!

“不喜欢的我更不做!”

听到柳玉梅这话,不知为何,我暗暗松了口气。

而跪在地上的郑宏友却挠了挠他的秃头,说道:“那怎么办?……嗯,不如这样,只要你怀上了,我就带你到矿上去住咋样!”

我愣了,如果按他们的方法,情浓之时,即是分离之日!

而这时,我却看到柳玉梅缓缓的点了点头,慢慢说道:“我考虑考虑,你给我点时间。”

听郑宏友“嗯、嗯”的答应着,我心中五味陈杂,慢慢退了回去。

郑宏友在家,那裙子自然是不能送了。

“只能以后瞅机会送了!”

我望着屋顶叹了口气,心情也像窗外闪烁的星光般明灭不定!

或许我心里己心甘情情愿坠入她们的陷井,只是再面对她时,是让她停驻在我身边,还是送她离开。

一时间,我不知该何去何从!

第二天,一大清早我就郁郁寡欢,昨晚的事情连带着我今天的心情也不好了。

谁知我刚刷完牙,洗完脸,铁柱就在外面喊我了:“小叔,小叔,到我家吃饭!”

我答应了一声,推开门,没想到铁柱竟孩子竟外面等着。

“你有一分极速3d事?”

我知道这小子一般没事不会等我。

“小叔,我想学学摩托车。”

“吃完饭,我教你,简单的狠!”

我淡淡的说了句,昨天我买摩托车时,车行老板给我讲解了一下,示范了两次,我就会了。

“还有,小叔,我也想买一辆,你劝劝俺爹!”

铁柱双眼发亮,满怀希冀的望着我。

“麻的,净让我干麻烦事!”

我心里骂了铁柱一句,说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的脾气!我只能帮你敲敲边鼓!”

“嗯!”,见我也没把握,铁柱有气无力的回了句,脸色有些暗淡。

到了大哥家,饭菜已经端上桌,大哥又让铁柱给我倒了杯酒,我又让铁柱自己到了一杯。

有副同享!可能是大哥做兄弟的理念,而大哥最大的幸福则是这一天三小杯劣酒,在大哥持续的熏陶下,我慢慢有向酒鬼发展的趋势。

喝酒时,我问起了铁柱的婚事,嫁妆的置办,那时嫁妆流行的还是‘三转一响’,‘一响’好像是黑白电视机,‘三转’里的大头好像就是自行车。

当大哥小呵呵的说正在准备买时,我立刻插嘴说:“要买就买摩托车!风光些!”

听到我这话,大哥脸色立刻僵了,沉默了一下,啧了一口酒,才慢吞吞的说道:“大孩为家里出力不少!可下面还有老二、老三呢!”

我一听这话有戏,急忙说道:“他们还小,到时你要是缺钱来找我!咱家就不能走在人前面,风风光光一回!”

我大打包票,又用上了激将法,而铁柱个兔崽子眼巴巴的望着大哥,一眨不眨。

而大哥又是一阵沉默,不过脸上却渐渐泛起了红潮,最后终于把酒杯往饭桌上一放,苍劲的说道:“中!买!就买给他们看看!”

我一愣,没想到竟然听我劝了!看来我的话在家里有分量了!

但我随即笑了,举起杯对大哥说道:“今天没事,大哥你多喝两个!”

大哥那颗本已被岁月重压的心,终于被我搅的热血激昂!

而铁柱在旁,激动之下,桌上的酒杯竟被他打翻了。大哥见此,立刻心痛的皱了皱眉!

吃完饭之后,我就骑着摩托车,带着铁柱到了打谷场里,这时的打谷场除了麦秸垛,已经没有其它的东西,很适合练车。

我解说了一边,又手把手教了铁柱一次,有开联合收割机的底子在,铁柱很快就学会了。

马达的清鸣声立刻打破了乡村的宁静,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!

隐约中我听到他们议论着:“这玩意叫啥?得不少钱吧!”

“我见过,听说叫摩托车,一辆车能买一个四轮拖拉机!”

“败家呀!也只有他‘赵大胆’敢买!“

“哼!有两个钱烧的!穷人乍富,束腰拔肚!”

我没有理会这些,教完铁柱后,铁柱后骑着去兜风去了,人群也散了。

到了下午,估摸着玉初该下班了,我骑着摩托车去了镇里。

就这样,我每天下午都去镇里接玉初下班,这让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,期间我四哥和我三哥也先后找到了我,让我教摩托车,我闲着没事,也就答应了。

四天后的早晨,我听到郑宏友走了,我却犹豫起来,不知该不该把那裙子送过去。

而这时铁柱却找我要摩托车骑,说要带韩丽丽到镇上买东西,我就给了他!

随知道这小子竟然到下午四点多了还没来,我不由得焦躁起来,我跟玉初说好的要去接她的,我已经迷恋上了和她在一起的每时每刻!

我正坐立不安,这时门外面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,我急忙跑了出去。

远远的看着铁柱骑着摩托车来了,但近前却让我大吃一惊!

相关文章
  •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~大学生跪在老男

   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~大学生跪在老男

  • 虐阴小说,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-叶十一

    虐阴小说,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-叶十一

  •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~周嘉瑗未着寸缕

   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~周嘉瑗未着寸缕

  •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-包臀短裙褪到小

   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-包臀短裙褪到小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【图】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隐瞒身份接

    【图】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隐瞒身份接

  • 小强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|总裁不断地挺

    小强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|总裁不断地挺

  • 【图】极品辣妈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

    【图】极品辣妈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

  •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,宝宝贝别哭我

   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,宝宝贝别哭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