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污到湿的黄文阅读~赵银杏 马小福 张玉芳

作者:admin 2019-11-26 11:05 我要评论

“小福,你不爱姐姐了吗?要是你今天要了我,我还怎么嫁人啊?”赵银杏沉下小脸说道。 马小福搂着她软腻温香的身子,实在舍不得松开手。 纠结了几分钟,他狠狠地...

“小福,你不爱姐姐了吗?要是你今天要了我,我还怎么嫁人啊?”赵银杏沉下小脸说道。

马小福搂着她软腻温香的身子,实在舍不得松开手。

纠结了几分钟,他狠狠地咬了下牙龈,破罐子破摔地道:“我不管,死就死吧,反正我就是想要你。”

说完,他便弯下腰将赵银杏从地上抱起来,朝幽暗的树林深处走去。

“小福,你想干一分极速3d?不要这样,会被爹骂的。”赵银杏不断挣扎扭动着。

最后实在挣不开,她心里一着急,便在马小福脸上打了一巴掌。

”啪!“

只一下,马小福的左脸上,就浮现出五道鲜红的手指印。

他被打懵了,十分难过地看着赵银杏:”杏儿姐,你,你打我?“

打完之后,赵银杏也后悔了,对这个干弟弟,她一向都非常宠爱,长这么大,连句重话都没有骂过马小福,更何况伸手打他了。

“谁让你……刚才欺负我来着,再敢这样,我,我还打你。”赵银杏假装气愤地说道。

她这么一发脾气,马小福心中便发了窃,赶紧把她放在了地上。

“刚才是不是打疼你了?快让姐看看。”赵银杏看了看他脸上的红肿,又心疼地说道。

“不用了。”马小福赌气地转过脸。

“哎呦,还真生气了?”赵银杏捂着嘴,嗤嗤地笑了起来。

马小福十分郁闷地瞪着她:”你还笑?“

”好嘛,刚才是我的错,姐不该动手打你的。“赵银杏伸手抚摸着他的脸,深情地说道:“小傻瓜,你怎么不知道躲呢,打这么重,姐都后悔死了。”

“哼。”

马小福冷哼一声,还在生她的闷气。

赵银杏朝四周看了一眼,突然踮起脚尖,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。

马小福楞了楞,有些不解地看着她。

“刚才打你一巴掌,现在给你一个补偿,这下高兴了吧?”赵银杏眼神妩媚地说道。

马小福本来被她打得已经没了火,但被这个吻一刺激,又立即亢奋起来:“杏儿姐,我……我想要你,你就给我一回吧。”

赵银杏低下头,在他某处看了一眼,羞涩地问道:“真的很难受吗?”

“是啊,难受死了。”马小福以为她答应了,十分激动地说。

赵银杏轻轻地咬了下嘴角,犹豫了一会,说道:“要下雨了,咱们还是先拿柴火吧,等以后再说。”

”以后?“

马小福眼睛一亮,这么说,以后还有机会?

”对了,今天的事,千万不能让爸知道,不然他会打你的。”赵银杏又严肃地警告道。

马小福一听,背后就渗出了冷汗。刚才他只想着爽了,完全没考虑后果。

家里三个丫头,马富民最宠爱的就是这个老幺,要是让他知道,自己差点把赵银杏给睡了,后果可不堪设想。

“你也知道怕啊,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。”赵银杏娇腻地看了他一眼,便转身走开了。

二人每人抱了一捆柴火,离开了小树林。

在回家的路上,马小福耷拉着脑袋,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,完全没有了精气神。

很快,豆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。

“回屋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呢。”走进房间之后,赵银杏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扭着小蛮腰,进了自己的卧室,轻轻地把门给关上了。

文学

“唉!”

马小福躺在床上,眼睛盯着屋内那道木门,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。

通过木门中间的缝隙,可以看到赵银杏在里面走动的身影。

他的屁股就像长了痔疮,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,脑子里一直回味着刚才摸赵银杏身子的感觉。

那幻影就像跑马拉松似的,一遍又一遍,根本就挥之不去。

按马小福的计划,只要他主动一些,再声泪俱下地一扮可怜,赵银杏百分之百是会同意的。

接下来的事就顺利成章了。

等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,他就向赵富民坦白从宽。反正他家又没儿子。自己又当儿子又当女婿,多美的事啊。

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,他没想到赵银杏这么顽固,平时那么疼爱自己,一到真格的,竟然翻脸不认人了。

女人心,海底针,这句话是哪个王八蛋说的,杂就那么有道理呢?

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马小福似睡非睡的时候,只听“吱呀”一声,屋内那道木门,竟然打开了。

马小福睁大了眼睛,就见赵银杏缓缓地向他走了过来,手里似乎还端着一分极速3d东西。

“小福,你睡了吗?”赵银杏来到床边,向他轻声呼唤着。

马小福忍着没出声。

由于天黑,赵银杏并没有看到马小福在睁着眼睛。

她在床边站了很长时间,然后踢踏着拖鞋,朝屋外走去。

马小福翻身从床上坐起来,爬在窗台上,举目向外望去。

只见赵银杏来到院外的水龙头旁,接了满满一盆水,又转身向屋内走来。

马小福赶紧重新躺下,继续装睡。

“哗啦,呼啦——”

很快,小屋内便传来了水声。这声音搅动得马小福心乱如麻,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赵银杏脱掉衣服,在他面前光着身子的美丽画面。

马小福蹑手蹑脚地来到木门后,透过缝隙往里面窥视。

“噫?”

他的眼珠子顿时睁到了极至。

以前赵银杏每次洗澡都是背对着房门,可是今天,她却将身子转了过来。

在灯光的映射下,那一身光滑如玉的肌肤,白得几乎在放光。

看到这种美丽的画面,马小福哪里还忍得住,立即召唤出了五姑娘……

哪知刚到兴头上,赵银杏突然停了下来。

只见她迅速拧干毛巾上的水,然后擦干了身体。接着把灯泡拉灭,便上了床睡觉了。

马小福心中暗暗懊恼,他重新闭上眼睛,想找下那种刺激的感觉,可是酝酿了许久,又郁闷地放弃了。

…………

“咯!咯!咯——”

在村里大公鸡们嘹亮的歌喉中,沉睡了一晚上的白杨村,渐渐苏醒起来。

各家各户的媳妇们,纷纷从床头上下来,第一时间钻进了厨房中。

天还没有大亮,烟雾迷蒙的村子上空,便飘起了一道道灰色的催烟。

饭桌上,赵富民正在一个劲地朝马小福翻白眼。

自从马小福入住他家之后,每到吃饭的点上,赵富民就会犯胃痛。

这家伙干活卖力是不假,但饭量同样大的吓死人。一顿饭就要吃三个大馒头,这是一向精打细算的赵富民绝无法容忍的事。

“你真是饿死鬼投胎呐,玉米糊糊这种粗粮饭都能喝两碗,天生就是干农活的命!”赵富民恨铁不成钢似的嘟囔道。

“额!”

马小福抬起头,摸摸脑袋说:“干爹,你的意思是让我少吃点?”

赵富民看了一眼正低头偷笑的赵银杏,无奈地摆摆手说道:“吃吧,吃吧,能吃几碗吃几碗女大不中留啊,唉!”

赵富民心里也清楚,白天不让马小福吃饱,晚上赵银杏还会给他开小灶。家里存了小半年的鸡蛋,就是被他这么给吃没的。

合计下来,还不如让他多吃几碗饭呢。

赵银杏是家里的老幺,赵富民舍不得骂她。其实想骂也不敢骂,这丫头平时闷声不响的,嘴皮子刁的很,赵富民可说不过她。

“小福啊,吃完饭,帮干娘办点事吧!”张玉芳突然开口说道。

“干娘,啥事啊,尽管说!”马小福从碗里抬起头,问道。

张玉芳笑着说:“你丽姨昨天向我借咱家的锄头,我本想给她送去的,后来下雨就给耽搁了,吃过饭你给她家送过去吧!”

她说的女人,其实就是她的亲妹妹。

姐妹二人都嫁到了白杨村,一个住在村东头,一个住在村西头,走路十几分钟就到。

提到这个小姨子,赵富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,马上说道:“反正我今天没一分极速3d事,就让我给瑞丽去锄头吧?“

张玉芳不乐意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去啥去?瑞丽一个寡妇,你大老爷们去她家合适吗?”

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怕啥?”赵富民似乎对这事很热心:“再说了,我还是她姐夫呢,谁要敢说三道四,看我不拿鞋底拍死他!”

“你就在家里能,出了门,连个话都不敢说。反正你不能去!”一向对赵富民言听计从的张玉芳,这次态度很强硬,对马小福嘱咐道:“小福啊,你丽姨急着用锄头,吃了饭你就去吧!”

马小福应了一声,赵富民牙疼似的“啧啧”两声,脸上写满了失望和不甘。

“娘,我跟小福一块去吧。好久没见二姨了,挺想她呢!”赵银杏意味深长地看了马小福一眼,说道。

张玉芳刚要答应,赵富民突然说道:“不许去!”

“为啥啊?”赵银杏奇怪地问。

“你都快嫁人了,整天跟着小福满山乱跑像一分极速3d话?被李书文知道了,心里能没想法?”赵富民瞪着她说:“今天地里没活,你就在家跟你妈学纳鞋底,哪儿也不能去!”

赵银杏一听,本来神采飞扬的小脸顿时灰暗下来,崛起小嘴说道:“我不要嫁给李书文!”

“啥?”

赵富民和张玉芳同时朝她望来,似乎十分吃惊:“你说啥?不嫁给他?你再说一遍!”

“我说了,我不嫁给李书文,我不喜欢他!”赵银杏提高了声音,宣告着自己的决心。

“丫头!你说的这叫一分极速3d胡话?”赵富民气极败坏地说:“人家的彩礼咱们都收了,你现在说不嫁就不嫁,这不是瞎胡闹吗?李书文有一分极速3d不好,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,家里条件又好。他爹是镇上的教书先生,那可是铁饭碗呐!你嫁过去,还能亏了你?”

赵银杏一听这话就来气了,站起来说:“你是嫁女儿还是卖东西啊?他家庭条件好我就得嫁给他吗?反正我是不喜欢他,要嫁你自己嫁去。”

赵富民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,干瘦的胸口一鼓一鼓的,额头的青筋跳起老高。

不等他发飙,赵银杏又说道:“爹,这些话我忍你很久了。你眼里只有钱,根本不关心我们三姐妹的死活。大姐现在过的怎么样,你比我更清楚。她自从嫁给宋宝昆之后,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吗?二姐已经多少天没回家了,还不是在生你的气么?你要再敢逼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说完,她连饭也不吃了,起身离坐,气乎乎的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“你,你……”赵富民的脸涨得通红,眼球都鼓了出来。

他“你”了半天之后,突然转过头,把怒火撒在了张玉芳的身上:“气死我了,看你养的一分极速3d闺女,死吧,死吧,就当我没生这个三丫头!”

马小福小口喝着糊糊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“笑个屁啊,我就是让她当一辈子老姑娘,也不会嫁给你。”赵富民骂了马小福一句,然后拿起烟袋锅出去遛弯舒气去了。

“我有这么差劲吗?”马小福看了看张玉芳,很受打击的样子。

“唉!”张玉芳叹了口气。

身为赵银杏的母亲,她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呢!

其实张玉芳倒是挺喜欢这个干儿子的,觉得马小福为人踏实肯干,还没有不良嗜好,赵银杏嫁给他,以后肯定不会受委屈。

但在赵家,她是没有说话权的,一切大小事情,都是赵富民拿主意。

但在赵富民眼睛里只有钱,挑选女婿的条件也十分具体,首先家里要有三间大瓦房,父母要年轻能干,最好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。

至于他们儿子的人品怎么样、长相如何、人着不着调,根本不在赵富民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马小福说好听点,是他们的“干儿子”,说难听点就是他们家的免费长期帮工。

在赵富民的眼里,这个凭空捡来的干儿子,利用价值,甚至都比不上家里养的那头小毛驴。

“钱啊钱!”

当马小福明白这一点之后,再一次,对“钱”这种东西,生出了无比的渴望。

他的想法很简单,有了钱,他就能在赵家挺胸抬头做人,就能娶赵银杏做老婆了。

可问题是,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里,怎么样才能挣到钱呢?

草草地吃完饭,马小福便抗着锄头出发了。

临行前,张玉芳交给他五十块钱,说道:“你丽姨家这几年过的挺紧吧的,你在村头小卖铺买点礼品,也算当晚辈的尽尽孝心吧。”

“知道了,干娘。”马小福应承着,然后走出了院子。

早饭过后,很多村民,都拎着农具,三三两两地朝地里走去。

马小福目光追逐着那些村妇们曲线玲珑的身段,瞅瞅这个的胸脯子,再瞅瞅那个女人的小蛮腰,心情顿时变得愉快起来。

得益于当地山水的滋养,白杨村的美女非常多。

不论大的、小的,个个都脸赛桃花,肤白貌美,说不出的娇丽动人,就连那三四十岁的老娘们,也体态妖娆,韵味十足,令人垂涎欲滴。

“呼啦……”

相关文章
  •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|老师好涨快出去

  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|老师好涨快出去

  •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|卟磁一生尽根

  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|卟磁一生尽根

  •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|你越喊疼男人越

  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|你越喊疼男人越

  •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|喂你下面的嘴吃

  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|喂你下面的嘴吃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

  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

  •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,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

  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,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

  •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‖绝品摄影师  黄华

  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‖绝品摄影师 黄华

  •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

  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