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娇喘撑开捣弄操_一女六男彻夜疯狂

作者:admin 2019-12-02 11:08 我要评论

这个漂亮的姑姑的方法太重了,医生的想法是,尾椎很好,但她可以拉短裤,似乎有点过分了? 这使得Ogawa医生脸红了,他们在他们去世前待了一会儿。 在那之后,他...

这个漂亮的姑姑的方法太重了,医生的想法是,尾椎很好,但她可以拉短裤,似乎有点过分了?

这使得Ogawa医生脸红了,他们在他们去世前待了一会儿。

在那之后,他粗略地看了看她的尾骨…

事实上,他也着实不是啥特正经的玩意。

那爬墙头、趴窗户、钻树林等等等,这等事,他杨小川也是没少干的。

所以这在菜花婶面前装正经,着实是有点儿颜面扫地。

但,他也是有针对性的,不是是个女人他都偷看的。

正如他自个所说,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好不?

只是现在这菜花婶这般的缠着他,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?

过了一会儿,没辙了,他也只好说道:“我偷看也好,偷听也好,那是我的事情,你菜花婶还管不着呢!成了,你要是真来看病的那就看病吧,要不是成心来看病的,那么你就请回吧!你没事,我还有事呢!”

“哟呵?”菜花婶感觉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,“你个瓜娃子还真装上了呀?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?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?”

忽听菜花婶那么的说着,杨小川不由得浑身微颤了一下,貌似还真有点儿惧她似的。

事实上,他也知道,这个菜花婶可是很能缠人的。

上回,他就是玩了个临阵脱逃,才保住了自个的圣洁之身。

因为这菜花婶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,她可是真放得开,且还会软硬兼施。

反正她是个寡妇,谁爱说啥就说啥去吧。

别说是杨小川,就是村长,她菜花婶都曾软硬兼施过。

见得实在是没辙了,杨小川也就说了句:“菜花婶,你要真这样的话,我可会报案的哦!”

可是菜花婶则是回道:“你要报案就报案呗,他们派出所管得了抢、管得了偷,还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觉咋地?”

文学

“……”杨小川彻底无语,一阵狂汗,只觉这菜花婶太彪悍了……

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真是没辙了,杨小川也只好求饶道:“菜花婶,你就放过我吧!不管咋说,我杨小川还是个未婚青年呢,将来还要娶媳妇呢!”

可菜花婶则是忙道:“将来娶媳妇那是将来的事情,你说你个瓜娃子的怕个啥呀?再说,咱们小渔村也没有与你年龄相当的姑娘不是?即便你要娶,将来也只能娶个外村的姑娘不是?”

“……”杨小川彻底被打败了,真不知道再说啥是好了,只是觉得这菜花婶不仅彪悍,还一套一套的说词,只要他一句话过去,她就立马一句话给反回来了……

见得杨小川再也没啥可说的了,这时,菜花婶装温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,在他耳畔柔声道:“好啦,你个瓜娃子就别磨蹭了。咱们赶紧的进你家里屋吧,完事后,婶还得回去做饭吃呢。”

杨小川听着,实属无奈的扭头看了看她,然后说了句:“那……菜花婶呀,你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吃吧。”

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,菜花婶不由得又是一瞪眼:“你?我说……你个死小川,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?”

没辙,杨小川又是紧皱着眉头,显得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。

菜花婶瞅着,又道:“我说你个瓜娃子咋就这么木呢?你说这事,有多少男人想要还要不着呢,可是你个瓜娃子……你说婶都这样了,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?”

趁机,杨小川忙是说了句:“那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。”

“你说你个瓜娃子又想存心气婶了不是?咱们小渔村你又不是不知道,男人都跑光了,都外出打工去了,这村里除了你个瓜娃子,哪还有个能雄起的男人呀?这耕地都没有男人了,哪还有男人耕田呀?要是有的话,也不至于这么苦了婶不是?”

可杨小川又是说了句:“不是还有不少老头么?”

“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,还扯啥呀?”

趁机,杨小川便是没辙的来了句:“我也一样。”

“你小子就是胡扯!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,咋可能嘛?”说着,菜花婶又是没羞没臊的说道,“我还不知道,你个瓜娃子的不就是嫌弃婶长相不好么?可是婶告诉你,这女人呀,不论美丑,其实都一个样儿,没啥两样的!”

说着,她话锋一转:“好啦,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磨蹭了!”

可杨小川还是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,也不吱声了,反正就站那儿不动。

菜花婶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:“你要再这样,婶可就真来硬的了哦!”

杨小川还是不吱声,只是心里在想,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,没想到他这个留守青年的门前也这么多的是非,真是郁闷呀!

随之,他又在想,既然她们都以看病为由,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开这个诊所得了个屁的,反正也赚不了几个钱……

正在这时候,村里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:“喂—喂—喂—现在开始广播,请村里的杨小川杨医生听到广播后,请速到村口去一趟……”

还正在广播着呢,忽然,就只见村口的王老头忽地一下窜进了杨小川他家堂屋,急切切的嚷嚷道:“小川,快!拿上你的药箱!赶紧的!村口那儿正人命关天呢!”

这又是广播,又是上门来叫人的,不由得,杨小川忽地一怔,忙是冲王老头问道:“村口那儿都咋了?”

“你先赶紧的拿上你的药箱吧!”王老头急切切的回道,“那个谁……咱们的镇委书记正奄奄一息的呢!所以,你得赶紧的!”

“镇委书记?”杨小川又是一怔,一边急忙的拿上他那个木药箱,“您是说……咱们邬柳镇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?”

“对!”王老头急切切的点了点头,“就是秦书记!”

“他……他怎么跑来咱们小渔村了呀?”

“哎呀,你小子就先别问那么多了,赶紧的吧!”

“成成成!”杨小川连忙点头的同时,也就忙是扭身出门了……

王老头则是紧忙的跟上了杨小川的步伐……

这会儿,菜花婶瞧着杨小川那个死小子就这么的闪人了,她两眼一愣一愣的,那个郁闷呀,忍不住心说,这个死小川,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,结果闹得老娘这回又没办成事,真是……唉……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个死小子磨叽了,直接将他小子给拽进里屋再说,老娘就不信他还真不会吃草?

由于人命关天、情况紧急,所以村口的王老头进来后,也忘了看这菜花婶了,只顾急切切的拉着杨小川走了。

菜花婶她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,又在想,刚刚要是那个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话,事情都办完了不是?咱们这小渔村如今连个男人都没有,还真够闹心的呀……

待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赶到村口的时候,一眼就望见了河对岸的河滩上有几个老头围着蹲在那儿,还有村长也蹲在他们当中,他们一个个都一脸焦虑之色,都在焦急的瞅着河滩上躺着的那个人……

貌似躺着的那个人就是镇里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?

瞧着那惊心怵目的一幕,杨小川没敢多想一分极速3d,只顾急匆匆的沿着河滩跑下去,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桥而去……

当杨小川跑上了木桥时,村长忽听那‘咚咚’的脚步声,他忙是扭头去瞧了一眼,忽见是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来了,村长便急忙嚷嚷了起来:“小川,快点儿吧!”

听着村长的嚷嚷声,杨小川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,跑过木桥,然后扭身就朝河滩那方跑去了……

待跑到跟前时,停下步伐,他不由得一阵气喘吁吁的:“啊呼……”

没等他喘匀气,村长又是催促道:“那个……小川,你快点儿吧!”

由于人命关天,所以杨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医药箱,给搁在一旁的地上,一边在秦书记的跟前蹲了下来……

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书记的面色之后,不由得暗自一怔,这……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呀?

此刻,躺在河滩上的秦书记好似已经没有了啥意识,只是一脸扭曲、痛楚的躺在那儿,好像之前他已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挣扎,那脸色憋得乌青乌青的,两个眼袋也是乌黑乌黑的、鼓鼓的,整个面部已经浮肿了。

根据杨小川的初步判断,应该是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?

要么就是秦书记自个想不开,想寻短见?

暂且先不管是啥原因,还是救命要紧,所以杨小川扭身过去,就打开了他的那个医药箱,从中取出了一瓶乌黑乌黑的药液来……

这是他自个用中草药熬制的祛毒散,能在短时间内缓解中毒的症状。

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药液后,他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书记的鼻息,貌似还没死,只是气息非常微弱了,能不能救醒,还不好说?

暂不管那么多,他只顾急忙冲对面蹲在的村长说道:“村长呀,你来帮个忙,帮我把秦书记的嘴巴给掰开!”

村长听着,没敢含糊,忙是挪步过来,立马就用两手给掰开了秦书记的嘴巴……

相关文章
  • 卫生间征服美妇_太深了啊噗嗤噗嗤

    卫生间征服美妇_太深了啊噗嗤噗嗤

  • 咬住胸前的小兔子,男人紫红色的巨物

    咬住胸前的小兔子,男人紫红色的巨物

  • 总裁大人放肆爱吸蓓蕾_两根大J一起进

    总裁大人放肆爱吸蓓蕾_两根大J一起进

  • 按摩师不要嗯啊哦好爽,好大不要我受不

    按摩师不要嗯啊哦好爽,好大不要我受不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调教尤物夫君 禽兽老公背着我与女大学

    调教尤物夫君 禽兽老公背着我与女大学

  • 我和侄女之间的那点事 叔叔,嗯嗯嗯嗯,

    我和侄女之间的那点事 叔叔,嗯嗯嗯嗯,

  • 宝贝我的尺寸你还满意吗_小雪又紧又肥

    宝贝我的尺寸你还满意吗_小雪又紧又肥

  • 腰冲刺花心哭忍撞|苏燕 徐辉

    腰冲刺花心哭忍撞|苏燕 徐辉